新足迹,高品质留学背景提升项目提供商  |     4006-600-545
首页家长学堂教育观察文章详情

别开玩笑了!美国富二代居然有这些压力?

发布日期:2017-01-20 来源:新足迹

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生活富裕带来的是不是一些压力的减轻呢?答案或许可以从旧金山帕罗奥图高中生自杀潮事件中窥得一二。

美国高中生自杀趋向逐年增加

“2015年3月份一名帕罗奥图高中男生在加州湾区卧轨自杀”事件曾引起广泛关注,而从2014年10月份到2015年春,美国两所以学习成绩优异、大多毕业生考入常春藤而闻名的甘恩高中(Gunn High School)与帕罗奥图高中(Palo Alto High School)的4名高中生同样选择了自杀。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United Stat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的数据显示,帕罗奥图一市15岁到24岁年轻人6年来就出现了两次自杀潮,自杀率为全国平均的6倍。而甘恩高中从2009年到2010年1月连续5名学生于市区卧轨自杀。

《大西洋月刊》的一期封面正文就以“硅谷自杀事件”(The Silicon Valley Suicides)进行了报道,记者汉娜•罗辛(Hanna Rosin)走访了其中的帕罗奥图高中。

这所高中毗邻斯坦福大学,位于帕罗奥图市,是旧金山湾区知名的富裕小镇,就读的学生大多是家境富裕、家教良好。该校学生在各类全国比赛中名列前茅,参加奥林匹克数学和生物学竞赛的学生经常能拿到优秀的成绩,许多学生因发明创造获奖。

在《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杂志中,甘恩高中曾跻身美国高中前5名,每年约有20名学生考入斯坦福大学,25%的学生被加州大学录取。那么,生活在美国最富裕地区之一、而且拥有光明前程的孩子为什么最后却选择自杀?

富人区的孩子拥有一帆风顺的生活?

汉娜•罗辛采访了一位住在帕罗奥图曾在2002年试图自杀的学生泰勒,她坦露道,在青少年时期所面对的各种压力,从精神沮丧、课业压力,以及跟家长老师的疏离感都是让她想要结束生命的原因。泰勒说:“我记得我那时候对什么事情都感到索然无味、不开心,我以为我的生活就是这样,片刻都无法休息,也没有地方可以让我逃避。”

 据报道,帕罗奥图高中的学生周末得完成15个小时的家庭作业和无数课外活动,凌晨三四点睡觉是家常便饭,所有人都在谈论SAT(相当于美国高考)分数。对于沉重的课业压力,青少年一边抱怨,一边觉得自己别无选择。

汉娜•罗辛分析道,这些富家子弟表明上过得无限风光,开着豪华车、衣着鲜亮、成绩优越、前途一片光明,但是事实上,很多富人区的孩子经常饱受压力和痛苦,青春期对于他们而言并不是那么美好顺利。

来自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苏妮娅•卢瑟教授和同事共同研究发现,青少年的心理问题与家境水平相关性呈U形曲线,从7年级开始,处于曲线极端的最富有跟最贫穷家庭的青少年问题最多,他们惹各种麻烦、吃官司,尽管违法形式各有不同。​

极端贫困家庭的孩子容易频繁地打架闹事或携带武器,卢瑟教授称这有可能是出于自卫;富人家的孩子则更爱撒谎、欺骗和偷窃,甚至偷窃。在每年学费近3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9万元)、学生家庭平均收入超过2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28万元)的私立学校,富人家的吸烟、酗酒和使用毒品的概率更大,患有严重焦虑和抑郁症的几率是全国水平的2~3倍。

父母压力,还是社会压力使然?

为什么会这样呢?正如罗辛报告中所说,富裕家庭的孩子压力主要来自父母,老师、自己以及他人对自己的期望压力——希望在学业上和课外活动中表现优异。多重压力的实施,多不胜数的活动安排,让这些孩子感到极度疲劳、空虚和孤独,内心忧愁无法得到排解,很容易走向极端。

但是这并未从根本上来回答这个问题,也没有说明这些富人家庭孩子为什么会面临如此大的压力。事实上,一句简单但残忍的话可以解释这种现象——美国的富人阶层陷入了残酷且激烈的竞争当中。为了让孩子在竞争中脱颖而出,他们就必须入读录取人数较少的精英学校。

而这些学校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基本上没有扩招人数,录取要求却越来越高”。相比之下, 在加拿大高等教育中,“名牌大学没有悬殊的等级差别”,因此也不存在激烈可怕的大学入学考试。

某种程度而言,也是因为现今组成美国精英阶层的主流不再是家族企业老板,而是有着出色教育背景的专业人士。家族企业可以继承,教育却不能继承。成功的门槛正在变得越来越高,无论父母是多么地成功,他们的子女都必须依靠自己的努力,去赢得同样成功的人生(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富裕的父母可以提供给下一代较优越的教育环境,这也是一个很大的优势)。

对于父母是成功人士的孩子们,有可能成长在父母光圈的阴影下,自己觉得要加倍努力才可以赶得上,甚至超过父母的成就。但这不是成功父母的必然产物。诚如哈佛大学社会学家希拉里·利维·弗里德曼(Hilary Levey Friedman)所说,“尽管你是医生、律师或企管硕士,但是你却不能把这些才能传给你的子女。”

通往成功的道路非常狭窄

他们在2010年一篇论文中提到,“名牌大学的稀缺性导致父母之间的竞争程度加剧,这也迫使孩子们花更多时间在大学入学考试上。”他们发现, 这种现象主要发生在受过良好教育的父母当中,因为对于受教育程度不高的父母来说,就算真的有机会,名牌大学也没有足够多的名额。出于这个原因,绝大多数受过良好教育的父母会花更多的时间去培养孩子,甚至为了孩子放弃最优厚的工薪待遇。

一名曾接受过采访的著名科技公司高管透露,“我会在朋友面前说不会在意女儿上不上名牌大学,只要她喜欢。但是这并不是我的真实想法。我是麻省理工大学的毕业生,经过这么多年的验证,我懂得学历确实对一个人的重要性。在巨大的贫富差距压力之下,我坚信高等教育的至关重要。”为了准备明年的大学入学考试,这位高管婉拒了公司派遣欧洲的机会,女儿也放弃了加入学校合唱团。

而美国顶尖大学的入学考试竞争其激烈,从中“筛选”出来的都是最优秀最有才能的学生。就算从小天赋过人,美国富人父母也会注重培养孩子其它的综合能力,他们会送孩子上私校,在学校加入各种体育和社会活动,提高体育才能、口才辩论、艺术才艺,甚至社交能力。他们坚信——能力的提升需要高强度的实践训练,只有这样,才能日后在美国上层社会占得一席之地。

竞争已成为社会常态

一位家长告诉弗里德曼,处于如此一个竞争社会中应该如何培养孩子“我认为对于我儿子而言,他要明白的是竞争不仅仅只是为了考入一所好大学,在他未来的人生中,也需要不断竞争、努力打拼去获得想要的东西,这才是非常重要的。当他慢慢长大,他会不断参加比赛和入学考试、去面试工作或者其它事情,他都会面临不断的竞争和挑战。“

弗里德曼总结道,”给孩子从小灌输这种竞争意识,都会让他们在学校及其职业生涯中更有优势。“

这就迫使富裕家庭的父母别无选择。尽管他们也担心压力过大会带来不好的效果,但是他们更倾向相信:只要度过这痛苦的几年,未来就会像父母一样拥有良好的经济能力,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的。而支撑这一观点的有力依据是:美国精英阶层与苦苦挣扎的中产阶级相比,其收入水平天差地别,享受的生活也是大相径庭。

贫富差距

根据美国劳工部数据,未上过高中的人的失业率是大学毕业生的三倍,他们的工资也远低于拥有学士学位的人。在美国占人口4%富人的家庭收入相当于54%的穷人的家庭收入之和。

谈及孩子面临着巨大压力的问题,我们通常会集中关注教育观念和培养方式,而这些的实施方——父母又在其中出现了什么问题呢?然而,所有这一切都要追根溯源到美国经济这个大环境上。富人孩子的压力来自于父母,父母的压力来自于社会环境。这种外力如此强大,并不是每一个家庭所能控制,甚至摆脱的。

某种意义上来说,有钱的父母正在发挥其作用。从客观上看,美国社会的各阶层流动性非常小,绝大多数出生在最富有、并受过良好教育的家庭的父母,将来他们的孩子也很大可能跟随父母的脚步,拥有高收入、且受过高等教育的家庭。

反过来说,绝大多数生活在最底层、受教育水平低的家庭的人们,他们的子女也很难突破阶层,摆脱困顿的生活状况。为何在如此富有的国家,它的财富却被少数人所拥有?而成功给这些人带来的却是对生活的绝望和放弃?这些问题都值得我们深思。

懊悔不应该在失去之后才懂得,深思不应该通过鲜血来获得,补救措施也不应该只是表明应付,父母、学校以及社会都应加强对孩子的压力应对教育,而不是将对成功的追求无形地传递给下一代,这才是对鲜活的生命最大的保护和尊重。

继续阅读

扫一扫

加入新足迹家长群

获得更多

国际教育相关信息

及免费活动机会

在线咨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