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足迹,高品质留学背景提升项目提供商  |     4006-600-545
首页家长学堂教育观察文章详情

美国也有震慑人心的毒地事件,结果到底如何?

发布日期:2017-07-25 来源:新足迹

还记得《辛普森一家》这部经典喜剧吗?是否也记得在看这部影片时,我们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回味这个深具讽刺性的故事带来的反思。

爸爸荷马•辛普森这个脑袋有点秀逗的居民,身为镇上核电厂的安全监督员,似乎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他新养的宠物猪的愚蠢行为导致春田镇的食用水遭到污染,引发了一场环境危机,使得村民日常生活受到极大困扰,还差点把他的家乡从地图上永久地抹去,他终于惹怒了整村不平凡的乡亲,村民变成暴徒四处寻找荷马打算将其正法。

提起美国环境危机主题的电影,人们当然不会忘记《永不妥协》这部经典影片。据说,该影片是根据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宗民事赔偿案的真人真事改编而来的!

 

谁能勇于站出来说,不能让这种事情再发生了?

1993年,拖着3个孩子的单身母亲埃琳,在遭到一场交通事故后,几乎到了走投无路的境地;她的辩护律师埃德因帮她打输了这场交通事故官司心感内疚,收留她在律师楼里打杂。埃琳在整理当事人的房地产卷宗时,里面的医疗记录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根据自己调查的推断,美国加州沙漠小镇欣克利以及周围地区的很多居民在50年代到80年代期间患上各种疾病,是因为附近太平洋天然气和电力公司的燃料压缩站泄露化学元素六价铬造成。

就是这样一个没有法律背景的单身母亲,历尽艰辛,以永不妥协的勇气和毅力打赢了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宗民事赔偿案。

据了解,当时的太平洋天然气和电力公司早就知道他们的燃料压缩站泄露了有毒化学物质,但为了掩人耳目该公司向当地居民购买他们的房产,让居民搬出这个地区,以便息事宁人。

像此类“明知故犯”、“息事宁人”的企业罪行,在我国还少吗?他们也会像美国的太平洋天然气和电力公司那样为自己辩护,“我们使用的是先进技术,合法从压缩站向外排出废水,排出的废水也经高技术处理,不会污染水质,不会对居民生活造成困扰……”如此云云。

不幸的是,太平洋天然气和电力公司在对废水的处理过程中,还是让有些铬流入地下水源,但他们当时没有及时彻底地解决这个问题。

到1987年,他们才发现地下水源中有铬元素,马上通知了当地居民、官员以及加州政府,向当地居民提供医疗检查和饮用水,同时立即调查出问题的设施,清洗铬造成的水污染,并受到地区水质量控制局的监督……

当埃琳在律师事务工作中偶然的发现那些十分可疑的医药单据后,她和律师埃德排除万难开展实地调查,发现有毒污水正在损害居民的健康,是造成一种致命疾病和癌症率高的根源。

于是,他们担负起为受污染的数百名居民讨回公道的重担搜集更多证据……

可怕的是,当时居民们对此并未察觉,甚至起初对埃琳的结论表示怀疑。我们许多人也如此,对自己生活的环境是否安全没有确切的答案,也没有意识到某种威胁在向我们逼近……

而且,当时的太平洋天然气和电力公司有钱有势,居民质疑埃琳的努力会有什么吗。但是不久他们就被埃琳的执着和责任感打动了,大家在一个目标下紧紧地团结了起来,埃琳联合当地居民起诉了这家能源企业巨头。

这时,太平洋天然气和电力公司也是醉了,因为他们自认为做了那么多的努力并准备解决这一问题,当地居民还是提出了诉讼。

“人们因担心患上癌症或失去亲人而承受的精神痛苦是无法用金钱去衡量的。”艾琳说,欣克利的居民感到正义得到了伸张,因为他们勇于站出来说,太平洋天然气和电力公司这样做是错误的,不能让这种事情再发生了。

这个案子历时3年,1996年艾琳终于为600多个居民争取到了太平洋天然气和电力公司3.33的亿美元的巨额赔偿。

这一结果可以看作是市场对污染行为的矫正:面对巨额赔偿的风险,理性的企业权衡之下自然会升级设备消除污染。

 

从震惊美国总统的“拉夫运河”事件反思什么?

1942年,位于美国东北部纽约州的拉夫运河位,曾被虎克公司作为废物堆放场,然后整条运河被用水泥建成一个密封层,让这看起来好像一片正常的土地一样。后来,这片土地建起了一座小学,原来的运河岸上和周边地区也建造了上千座房屋。

就这样,十多年来人们毫无觉察自身处在满是有毒物质伪装而成的“土地”上生活着。到了1958年,人们发现了孩子被冒到地表的化学物质灼伤,但当地的公共卫生部门和其他政府机构几乎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直到被告知发生了更多的污染事件后,虎克公司才进行了内部调查。然而,他们想着自身的利益,担心被解读为自己对污染后果负有法律责任。于是,把“巨大的液体贮存库的泄漏可能难以控制”这个可怕的调查结论隐瞒了起来。20年后在作证时,虎克公司也仍没有承认曾这样做过。

那时,当地居民不断发现有毒物质在自己的房前屋后冒出,他们发现粘性液体渗进了自己的院子和地下室,房屋中出现了难闻的气味,雨水井出口散发出恶臭……

人们终于忍不可忍,1978年当地的居民开始意识到,必须团结起来给州政府施加压力,让他们有所行动,于是成立了拉夫运河房产主协会。

在公众巨大的压力下,在残酷的现实面前(纽约州政府卫生局调查的结果是:这个地区居民的出生残障、流产、癌症和基因性疾病比率超高),美国卫生部和纽约州长同意小部分疏散拉夫运河社区的居民,同时开始清理下水道和小沟渠。

这个努力争取的过程中,义愤填膺的居民们还曾扣留了美国环保署代表作为人质,要求白宫答应帮助他们解决问题,疏散居民,并宣布这里是重灾区。

当时的美国总统卡特颁布了紧急令,允许联邦政府和纽约州政府为拉夫运河社区实行整体搬迁。1980年,卡特总统访问了了该地区时,颁布了划时代的法令,创立了“超级备用金”,这是有史以来联邦资金第一次被用于清理泄漏的化学物质和有毒垃圾场。

正是这个“拉夫运河事件”成为了美国有毒化学物质污染控制中一个里程碑,直接促使美国相关法律的完善。1983年,美国颁布了《环境综合恢复补偿和责任法案》(The Comprehensive Environmental Reclamation Compensation and Liability Act),通常被称作超级基金法。

自从该法案出台以来,美国列在国家优先目录上的364块“毒地”得到治理,有关环境赔偿法规和对已搬迁污染企业“秋后算账”的措施,大大的促进了企业对环保的重视。

这部法案迫使大型企业为历史遗留的环境污染损害和修复承担全责,使得企业界特别是化工产业界深刻认识了自己的环境责任。

 

面对毒学校“禁止的真相”,我们缺乏什么

最近,我国的毒学校事件也引起了社会公愤,因为土地污染导致学生群体性出现淋巴、甲状腺肿大,甚至个别学生查出淋巴癌、白血病等恶性疾病!

除了愤怒,除了关注,我们还能为孩子们做些什么?最可恶的是,如果那些禁止的真相没能被曝光,我们没能为之做些什么的话,它就会更加肆无忌惮地毁灭着孩子的未来……

想想我们的毒学校事件被披露后,不也是在做着看似在挽救的措施吗?政府出面联合调查,环保局全力检测,政府更是宣称对此“零容忍”和“绝不姑息”……但是伤害已造成,谁来为孩子的未来负责?

而随着毒学校事件的爆出,与此相关的许多问题也渐渐被披露出来:

2014、2015年先后有学生家长两次投诉“毒地”对学生健康有害,毒地施工仍在进行;

澎湃报道此事件后,当地官方报纸《常州日报》辟谣称,那里根本没有化工厂;

今年3月份,常州环保局在学校周围执法,认为“没有臭味”,是正常的;

我国土壤污染数据的缺乏与信息不透明,也成为了公众的一大忧虑:

我国环保总局和国土资源部联合启动了经费预算达10亿元的全国首次对土壤污染状况进行调查,但至今没有公开污染数据;而且,2013年,律师申请公开被环保部以“数据属于国家机密”为由拒绝。 

对比之下,美国的有毒废弃物堆场的可视化数据却能够在《国家地理》等网站中清楚地呈现出来。自1982年以来,在统计到的超过47000的污染场地中,美国环保署将超过1700个列入国家优先级列表。人们也可以从维基百科中也能查到污染场地的可视化图:

黄色为已被研究、建议清理;红色为清理尚未完成;紫色为清理了必要的设施,可能还要无限期继续清理工作;灰色为已经清理完成,从名单中删除。

从上文的两大震惊全美的毒地案件中,我们也看到了美国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如此重视对污染场做出这样完善的监督和清理恢复工作的。美国也需要经历一个艰辛的漫长过程,但他们的公民有着永不妥协的精神。我们国人也应该从中启发和学习美国公民意识和团结行动的不妥协的精神。但愿我们的毒地、毒学校事件也会成为一个转折点,促进我国在这方面法律的完善,不要再让这类事情发生了,这样孩子们才能看到未来,我们祖国也才有更好的未来。

无论是面对毒跑道、毒学校事件,还是其他的土地、水质污染事件,一切在摧毁我们的生活、毁灭孩子的未来的那些“禁止的真相”,我们都应要有永不妥协的精神,更需要不怕任何困难的“死磕”精神和“以人为本”的人文关怀精神。

继续阅读

在线咨询

回到顶部